倥浅

敛芳

      又是一年梅雨季节,离金光瑶死去已经过了三年了,蓝曦臣一直待在寒室中,耳边一直回想着他说过的话,和金光瑶说过的话,“金宗主,我说过的,你若再有动作,我便会不留情面。”“蓝曦臣,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,如你所言,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,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!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!”

       世人皆传,泽芜君雅正端方,在观音庙一战中更是大义灭亲,亲手杀了大恶人金光瑶,虽然封棺大典的时候他的脸色不太好,但泽芜君是什么人,世家公子排行榜第一,再难过也能被理解为,泽芜君曾与金光瑶义结金兰,如今就算已割袍断义,但还是念着往日的情分,更是称赞一声重情重义。

      不知不觉中就已经是第三年了,金星雪浪开了又谢,只是再没有一个人从花海里缓缓走出,笑弯一双好看的眼,笑吟吟地唤他一声二哥。

      云深不知处禁酒,蓝氏双壁却为情所困皆视若无睹,蓝忘机问灵十三载,等到不归人,蓝曦臣独守三春秋,那人却早已魂飞魄散,不得超生。

      他的阿瑶因出生所困,永远背负着娼妓之子的标签,明明射日之争中为了大局进了温氏,却要被世人指着脊梁骨喊作偷技之徒,被金光善踹下金麟台,却连一句“疼”都无法光明正大的说出来。看似坏事做绝的人却没有伤他分毫,哪怕最后他用朔月将他一箭穿心,他的阿瑶也没有害过他。

     “苏悯善不过因为当年我记住了他的名字就能如此报我。而你,泽芜君,蓝宗主照样和聂明玦一样容不下我,连一条生路都不肯给我!”这是阿瑶对他说的最后的话,他说着相信阿瑶,却给了他穿心一剑,就连最后,也是他将他逼上绝路,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  从观音庙一战后,世间再无金光瑶,独留泽芜君风采依旧,雅正端方。

      问灵日日奏,故人何时归。

评论(2)

热度(49)